最新报名:

博商十二年坚守初心,只为帮助民企加速成长!

日期:2018-04-23CST10:50:18 作者: 来源:
⭕博商学院☎:400-8765-011📣📣📣
  今天,中国已然步入现代文明社会,但不可否认的是,经典却不正常的中国式商业环境仍然继续沿袭,商人仍然缺少阶层认同感。
 
  企业家们费进心力经营企业、创造税收,却时常处于焦虑和不安之中,大部分的商业精英,在享有了财富的同时,还渴求得到安全、尊重和认可。我们仍然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中国商人如何在现代的经商环境自处?如何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博商会所追寻的“商界理想国”,在推进商人阶层的自我价值认同感方面有了现实意义:基于契约精神、法的精神之上的新商业文明,已成为社会之主流。
 
吴晓波
 
  ——摘选自吴晓波《商界理想国》
 
  十二年的博商初心坚定
 
  今天的博商,已成为30000+企业家的选择,而且还在迅猛增长之中,所形成的的同学会组织——南中国最火的企业家社群博商会影响力已经走出中国,迈向国际。
 
  在博商学院的创建与发展过程中,创始人曾面临多次两难的重大决策,但他们内心燃烧的焰火从未熄灭,专注研究民企、服务民企、传播民企,以成就企业家及背后的团队来带动企业发展是他们始终坚持的唯一道路。
 
  在如今企业家培训市场良莠不齐,各大知识载体不断冲击下,很多一心想要坚持做好培育平台的“匠人”纷纷投降于市场,开始从事资本或者其他副业的转移。对于此种境况,以刘炳成、曾任伟为首的博商人并不为所动。
 
  2018年,博商学院已走过12个年头,随着博商学院知名度的拓展延伸,辐射区域越来越大,现已在深圳、广州、佛山、东莞、中山、重庆、长沙、苏州、杭州建立分教中心,随后博商版图即将另上一城无锡。但博商人并不满足于此。博商学院直面中小微企业仍然存在的诸多困境,始终还有一个尚未完成的使命。
 
  创业者曾任伟:曾经只想带着企业活下来
 
  曾任伟永远记着自己开的第一个班。
 
  他在焦虑和疲惫中迎来了2007年。刚过新年就有了令人振奋的消息,通过多种渠道,他终于和香港代理商田某取得了联系,在近乎哀求的情况下,隐身了一个月的田某终于答应在一个粤菜餐厅见曾任伟。囊中羞涩的曾任伟点了一整桌子的菜,尽管对面坐着的是一个骗子。满腔怒火的曾任伟非常清晰地认识到公司与项目命悬一线,不能由着性子来,如果田某再次从人间蒸发,公司就完了。曾任伟压抑着自己,小心翼翼地与田某拉家常,推杯换盏之间尽是一番寒暄,不知不觉间一瓶52度的金鹏城已经见底。
 
博商学院
 
  曾任伟让服务人员打开第二瓶,给自己倒满一个啤酒杯的白酒,对着田某饱含热泪地说:“我曾任伟第一次出来自己做点事,不知人情世故,事情到此,过去就让它过去,我就希望您能给我们留条生路,我先干为敬。”三两白酒一口咽下,田某感动了。饭桌上基本达成协议,曾任伟和老东家都可以开展其代理的MBA项目。虽与之前的协议规定有很大差距,但至少是可以继续MBA的项目招生,公司不至于关门了,算是暂时度过创立后的第一劫难……
 
  搞定项目后,曾任伟和团队全身心地投入到市场开拓上,这时团队基本稳定在10个人左右,大家每天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忙到晚上。公司找了个大排档帮着团队做午餐,下班后大家刚好坐一桌。桌子摆在一个洗车店旁边半露天的棚子里,一下雨,棚子里雨水和洗车店的污水四处横流,但这一切丝毫不影响大家的情绪。有好几个同事都年轻,还在长身体,吃得不少,再加上工作量大,大家比较饿,而且时值冬天,饭菜在半露天里特别容易凉,可大家硬是在饭菜凉之前,让饭菜到肚子里去“暖和暖和”,吃完了再去干活。

  生存还是毁灭直面比你强大的对手
 
  对于一个刚起步的小公司,危机就是早晨的面包,如影随形。
 
  看到博商学院的发展,老东家坐不住了,由老板亲自挂帅成立小组,对博商学院进行针对性的打击。该公司制定多套方案,包括派出“卧底”混进博商学院学员队伍,套取学员名单,挨个电话沟通,希望学员退费。甚至包括假冒博商学院教职员工,通知学员改上课的时间,意图制造混乱。但这一切都没有阻止博商人前进的脚步,博商学院的第二次招生工作仍然顺利地进行着。
 
  老东家一看,发现不来点狠招不行,他们再次与田某协商,希望能把博商学院项目代理权断掉,并许给田某更高的利益。在利益面前,田某又一次选择背信弃义,他建议老东家在香港成立机构,然后由田某和美国校方说明,希望中止博商学院的代理商资格,并介绍老东家的香港机构直接与美国校方合作,这样就可以彻底甩掉博商学院。在老东家和田某设计下,4月,美国校方派人到中国与老东家签约。然后,田某又一次人间蒸发了。命运又一次把博商学院逼到无项目代理权的绝路上。
 
  面对第二次失去代理权,曾任伟知道,再找田某已经不可能解决问题了,但曾任伟坚信,法治社会不容人肆意践踏。在中国如此,在美国就更是如此,于是他马上找到律师,整理之前交往的证据并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然后以发律师函的方式正式通知美国校方:按照协议,项目代理权属于博商学院,田某并不具备中止博商学院与美国校方合作的权利。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找到美国校方在亚洲的负责人。曾任伟的遭遇得到了很多同行的同情与支持,大家各自努力帮着找到这个美国人的联系方式。好消息很快传来,曾任伟真的找到了这个名为查理的美国人的联系方式,而且,更让人振奋的是,他近期会到深圳。
 
  曾任伟马上开始行动,他在一家酒店的大堂见了查理。在铁的证据面前,查理承认错误,但同时提出:学校正调整在亚洲的战略,新的合作方必须至少是四年制大学——言下之意,你一所刚成立的机构根本没有资格和我合作。曾任伟马上反问,如果我能找到一所四年制的学校共同合作,是否可以考虑?美国人的答案是“YES(可以)”,但必须在两周内。会见就此结束,留给曾任伟的是一个看似希望的绝望。在中国的教育体制里,想要两周内说服一个四年制的本科院校和一个美国院校确定合作,简直比登天还难。
 
  然而,就算是1%的希望都得尽100%的努力,曾任伟马上动员自己周边的资源,选择有意向的大学。几经周折,曾任伟通过一位在大学任教的兄长的关系,确定与一所华南区排名前三的大学进行合作,并迅速通报美国校方代表。查理傻眼了,他本来想让曾任伟知难而退,结果却让他找到一所中国重点大学。难以置信的查理欣然同意,并愿意一周后飞来中国洽谈。曾任伟的目标是一周后签约,接下来的一周里,曾任伟白天与中国校方沟通,晚上和美国校方沟通,双方的合作协议修改了五六个版本。
 
  终于,在美国人登上飞往中国的航班前敲定所有合作细节。就这样,5月2号,在中国校方会议室的镁光灯下,中国校方、美国校方及博商学院三方签约。庆祝晚宴上,美国人用生硬的中文对曾任伟说:“干杯,祝我们合作愉快。”那一晚,曾任伟睡踏实了,一个多月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生死之间放不下的不是自己是承诺
 
  面临危机,有的倒下了,有的站了起来。曾任伟坚持下来的力量是信念。
 
  就在曾任伟和团队都以为代理权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时,事情再起波澜。原来,美国人查理带着协议飞回美国前通知了田某和老东家,由于受到蒙骗和不实信息的引导,美国校方与老东家的签约无效。
 
  东家彻底愤怒了,马上联络田某商议对策。二家迅速行动,老东家负责给教育部写信,诬告中国校方领导收受曾任伟的贿赂,田某负责直接写信给美国校方校长,通过一系列修图的手法,模仿查理签名,诬告其收受贿赂。
 
  中国教育部马上要求中国校方彻查此事,这让曾任伟始料未及。更让曾任伟没想到的是,美国校方领导因此认为查理工作存在缺失并对其予以停职,最让曾任伟难过及内疚的是,博商学院让60岁的查理失去了工作。曾任伟发誓,一定要弥补查理。三年之后,曾任伟得以偿还心愿。
 
  项目的代理权再次被中止,而这一次使曾任伟面临更大的挑战。博商学院已经招收了70多名学员,如果现在中止,必须退还所有人的学费,那么公司就会破产。破产事小,但如果还不起学员的学费怎么办。在曾任伟的信念里,教育是社会中为数不多的净土之一,如果对教育都失去了信心,那社会就真的没救了。可如果明明没有代理权却继续经营,那就是诈骗。
 
  除了这个两难的选择外,公司下一步经营什么、怎么经营也是问题。这些难题摆在曾任伟和合伙人肖建华的面前,共同经历6个月动荡的两位合伙人,在公司未来的走向面前,产生了严重而又无法弥合的分歧。就这样,二人平静地坐在一个小餐厅的二楼,讨论如何“分手”。一个下午,两个小菜、几瓶啤酒,最终得出结论:曾任伟留下继续做更有利于博商学院的发展。二人谈好“分手”细节,写好协议,签好字。晚上,同事们都走了,肖建华回到办公室取回私人物品,曾任伟叫停一部出租车送肖建华上车。那一夜雨很大,当出租车的车尾灯消失在雨幕中时,曾任伟的感觉是自己就像那被遗弃的孤儿。过去的6个月,自己遇到问题,还有人可以商量、可以吵架,现在却需要独自面对。雨中的曾任伟质疑自己:当初为了一个教育的理念,放弃了几十万的年薪,承受如此大的煎熬到底值不值得。
 
  无论如何,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曾任伟一方面继续和美国校方新委任的亚洲区负责人联络,希望其能重新开启与博商学院的合作。同时,曾任伟再次联络美国校方在北京的代理商,希望通过其完成现在学员的注册,并继续其学业。当然,新的校方代表和北京代理商非常了解曾任伟现在的处境,都提出了非常苛刻的条件。但总算是有条件了,有条件就有满足的机会,就有把事业继续下去的希望。

  来自同学们课堂的掌声,让他红了眼眶
 
博商学院
 
  就在这时,老东家进一步发起攻势,因为让曾任伟失去代理权不是老东家的终极目标,其目的是让博商学院彻底关闭。老东家指派员工通过“卧底”的方式拿到博商学院学员名单,挨个打电话告诉他们,博商学院已经没有美国校方MBA项目的代理权,让学员找博商学院退费。
 
  学员纷纷打电话给曾任伟,要求解释。班长蒋建国、副班长练威、组织委员阎根土等班干部召开了一个会议,并向曾任伟了解情况。当时恰逢周末危正龙老师的沙盘演练课程,曾任伟上台就博商学院面临的问题与学员进行坦诚的沟通与交流,请学员们相信自己,一定会把问题妥善解决。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博商学院会全额退费给学员。如果资金不够,就是借钱也会把学员的钱给退了。曾任伟还讲明,自己原来是老东家的员工,现在这个将MBA与企业家结合起来的课程模式是自己在原公司制定的,原公司不愿意做,所以就自己出来做了。
 
  话没说完,其中一个叫任轲的同学站起来说:“曾任伟主任,不用说了,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都支持您。”课堂上随即响起掌声,那一刻,曾任伟的眼圈红了,这种信任是对曾任伟、对博商学院莫大的精神支持。
 
  班委出面做工作:“我们都是做企业的,现在曾老师遇到的困难,我们都遇到过,别人也都帮助过我们,现在我们要支持曾老师挺过这一关。在学习的这段时间里,我们都认为曾老师的课程是非常好的。即使是拿不到文凭,我们也没白学。”
 
  接下来的半年里,博商学院和同学们一起面对美国校方近乎苛刻的条件。一名美国教授的《领导力》课程,要求学生使用英文原版教材,但大多数中国学员的英文达不到阅读英文原著的水平,曾任伟便请人翻译英文原著给学员上课用。每次课程结束后马上考试,考试后布置作业,学员用中文写作业,曾任伟再找人翻译成英文给教授批改。一门课程下来,曾任伟花掉的翻译费就高达13万。而学员们也众志成城,不管学校提什么要求,都一一满足,誓为博商学院拿回代理权。
 
  这名外教老师还非常苛刻,他上课要对照每个人的姓名和照片。学员姜丽萍照片有些胖,此时她瘦了,他就说是别人来代她上课,要她离开教室。姜丽萍拿出身份证来解释自己现在瘦了,同学们都站起来证明,这才过关。一个女同学照片上是长头发,现在剪了短头发,也被质疑是代上课。一个同学连续三次请假,一上课就被这名外教请出了课堂,补完课才被允许来上课。外教老师的这种严厉,反而成了对同学们的一种督促和激励,大家更加不服输,一定要学好。
 
  老东家的第一招没成功,又使出第二招。该公司向美国的学校写信,说曾任伟开的班学生质量很差,他们根本不学习,就是混文凭,这有损学校声誉。校方派来人员考察,同学们派出8个代表与这个校方人员对话。这个人说要请一个翻译,同学们说不用,有三个同学外语非常好,其他人也能听得懂。每个同学介绍自己的企业和学习的收获,让这个校方人员大为吃惊。他赞扬这些同学都是企业实干家,学习、实践都相当了不起,他见识了中国企业家的才干。回到学校,他就传达了所见所闻:这是一批优秀的学生,获得毕业证书当之无愧。
 
  三个月过去,学生们以近乎无可挑剔的成绩赢得学校的认可,圆满完成课程的学习。第二个班的招生也顺利完成并开课。
 
  五个月后,新的美国校方代表造访博商学院,肯定了博商学院的教学管理工作,博商学院再一次获得美国校方MBA项目的代理权。
 
  ……
 
  ——文章摘选改编自《商界理想国》
 
  博商学院成长至今,是30000+企业家同学的支持与陪伴。未来,博商将坚定信念,肩负创建更高效的企业和企业家培育模式的使命,为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奠定基石。
 
  感恩一路相伴的同学,感恩每一双曾经温暖过博商人的双手,感恩每一分支持与信任。你们的成长,是我们最殷切的期待,你们的成就,是我们最大的自豪。
 
  博商的价值因你们而存在!
 
  

博商 微信

【更多企业管理文章_企业管理培训课程—博商管理研究院-中国民营企业自己的商学院】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洪生
我要报名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潘诚
我要报名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诸强新
我要报名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章义伍
我要报名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刘红松
我要报名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房西苑
我要报名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翟山鹰
我要报名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刘炳成
我要报名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唐光照
我要报名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程绍珊
我要报名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孟志强
我要报名

周六、周天
十大教学中心
马永斌
我要报名